想念总是极淡

sssssss

7.16.

1

大姨拿过来的荔枝非常非常好吃,回到家剥了一个,核小,肉脆,味甜。
可惜弟弟不在家。

2

今晚回来只赶得及和小小炉一起吃个晚饭,他便又要走了。
我俩在吃饭过程中不遗余力坚持不懈地唧唧咕咕,大有把一箩筐的话都说完的架势。妈妈不遗余力坚持不懈地打断我们聊天,怕他赶不上车。

我和他说起越哥哥和chole的事情,期待着和我如出一辙的反应,果然,他一本满足,说没想到能听到亲哥亲姐的八卦!肥肠有趣了!

3

在晚上吃饭的饭局上,我和小小炉在唧唧咕咕说全场都在尬聊,并且两个人从目标、内容、方式各个方面分析场上的尬聊。
他突然来了一句,其实这么多年,我也一直在和你尬聊。
我斜了一眼过去。发现他也正吊着一边...

3.5.

来了香港以后其实哭的次数屈指可数。
今天,我指的是,从凌晨到现在,00:00到22:28,已经哭了两次。无声的,眼泪慢慢流下来。

从哪里说起好呢,从Y,还是B,还是荒谬的昨晚?

刚认识Y的时候,是在LG7,赶时间去下一场Lecture Talk,与梦妮打算在LG7尽快解决晚饭。刚打算坐下,肥肥叫住了我,我回头,是他和Y。
我身穿正装,妆容一丝不苟,马尾束在脑后。非常不像我自己。我喜欢宽松毛衣牛仔裤,不扎头发,只描眉不上粉,从一开始我就没真实过。
我们四个人穿着正装一起吃了一顿最普通的切鸡烧鸭饭,我觉得柠檬水太酸,正打算放下,Y起身去不远处拿了两包sugar放在我面前。我惊讶地抬头看他,肥肥嘻嘻笑...

终于出院返学啦。

嘴角拆了线,留下不长不短的一道痕迹。伤口周围有些发炎,每天吃阿莫西林控制感染。膝盖每两天去医院洗一次伤口,每次都疼得我把简直全世界的娘都骂了一遍。
总的来说,都在变好呐!

回学校后几乎每个人看到我,都要问一句,vivi你好些了没呀?
我戴着口罩,他们看不到我的表情,嘴角有伤口也不能笑,但我还是眉眼弯弯地回答,好很多了呀!
他们就会摸摸我的头,说,你受苦了。要提什么东西想吃什么想去哪儿尽管告诉哥/姐!

刚回学校的第一天,唐僧上课迟到了,拎着一个大袋子匆匆忙忙跑进来,下课的时候提着那一大袋子pocky走过来,酷酷地放在桌子上,说,Prof.V!我给你承包了整个香港的pocky!代...

嗯,一时有点语塞……病房里真的很无聊很无聊,所以我又回来了。

对的,我又把自己搞进了医院。

来香港不过两个半月,感觉已经过去了好久好久好久。充实精彩程度堪比之前大半年。
这一回进医院…玩儿得有些大。疲劳过度,又喝了一小杯酒,在路上走着走着晕过去了,整个人直挺挺地倒下,正摔着了脸,于是嘴角缝了六针,双腿也伤着了,其余的大大小小都是擦伤,现在已经不妨事了。
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,我的盛世美颜,已经走远了,摊手。(嗯,在此要放两张照片悼念我远去的容颜……

肯定是害怕的。被抬上救护车的时候意识开始慢慢回来,还以为自己在做梦,为什么全身这么疼,嘴角凉凉的,为什么说不出来话。直到看到自己脸上的伤口,直到从...

…………难道真的是减肥先减胸??????

一不小心进了个又污又无情的群……
其实内心很感动,和这两个人插科打诨似乎七八年间从未断层,依然是想什么说什么,聊人生聊理想聊未来聊感情。边说边笑,即使其实一开始三个人都是进来发牢骚的,但最后楼都歪到不知东南西北了……
俩活宝,还有我,我也是活宝,活着的宝贝!

其实这次是上来告别哒,以后可能会很少很少越来越少甚至不再来撸否发文了。因为本宝宝不久前开始写日记啦。
在社交平台发文,多多少少没有日记真实,至少,我的日记里多了很多我不会发在社交平台上的黑暗内容……许多事情,是只有自己可承受,自己可与自己分享。
其实我一开始记日记,是为了治失眠来着。觉得心里装着一个宇宙,要倒出来一些。

嗯…本来也没什么人看,也就是随...

承认吧 你就是后悔到不行 自责到不行

© sssssss | Powered by LOFTER